寻人找人热线:1385243850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寻亲启事网www.XQQS.com
您当前位置:寻亲启事网 >> 寻人信息 >> 寻亲故事 >> 浏览文章

六旬老人从河北千里来南京寻亲

2012年05月01日中国江苏网 【字体:

寻亲启事网导读:六旬老人从河北千里来宁寻亲

六旬老人从河北千里来南京寻亲

房银河老人和大哥王其兵紧紧相拥。

六旬老人从河北千里来南京寻亲

房银河老人望着家门口的小河。

六旬老人从河北千里来南京寻亲

记录了房银河老人生日的红色纸条。

  中国江苏网5月1日讯 63岁的房银河,无论是说话的口音,还是从外表上看,都是十分地道的河北老汉,但他其实是南京人,思乡的愁绪在他心里埋了一辈子。为了寻找心中的答案,他按照模糊的线索,远行数千里来南京寻亲。昨天,他来到南京六合大厂王其兵老人家中,一声“大哥、大嫂!”让所有在场的人潸然泪下。

  对亲人的思念在心中埋了50多年

  中国人自古就有“血浓于水”的说法。只要是亲人,不论相隔多远,血脉相连是割舍不断的。房银河老人如今生活在河北邯郸市的涉县木井乡一个叫西峪的偏远村落,那里群山叠翠。这位身高一米八的“北方汉子”干了大半辈子矿工,8年前退休在家,几乎很少走出村庄,平常更是少言寡语。

  昨天,老人见到记者却像见到亲人似的,滔滔不绝。“50多年了,对家乡的思念一直埋藏在我心中,寻找亲人的愿望一刻都没有停止过,今天我终于回来了……”

  房银河老人说,1957年他6岁时,被养父从南京抱到河北邯郸市,在山沟中生活了50多年,但儿时南京生活的一些习惯和记忆仍抹不掉,比如过年吃元宵不包馅,人们喜欢买鱼吃等。

  为了寻找亲人,从小房银河听说有从南方来的人,都会上前打探一番,但又怕伤了养父母的心。为了圆自己的心愿,他多次偷偷写信到南京有关部门,希望能找到亲人的下落。“我也多次托人到南京帮助寻找,并不是觉得养父母对我不够好而要寻找亲生父母来弥补缺憾,只是心里就想要找到亲人。我认为,人生有如一道数学题,总该要有一个答案,找到亲生父母,我的人生就算有了完整答案。”

  夫子庙大中桥一直留在记忆里

  2007年春天,房银河所在的矿场组织退休工人到南京旅游,这是老人50多年来第一次出远门,也正是这次远行,勾起老人隐藏内心多年的乡愁。“我要在有生之年,了却自己找到亲人的心愿。”房银河老人边说边哭,“我去旅游,到了南京一下车就掉眼泪,离开南京50多年,那一次是我第一次回到南京,那是家乡的味道,我跟谁也没说。再到夫子庙时,泪水更是止不住了。”原来,夫子庙是房银河记忆中的伤心之地。

  房银河老人回忆,大约在1957年的一个秋日,母亲带着他到夫子庙附近的一户亲戚家,一位陌生的河北人还送核桃给他吃。而大中桥更是他刻骨铭心的地方,养父去要他的时候,记忆中就是在大中桥上交接的,“我在桥一侧的地上敲核桃,养父与一位女亲戚在一旁嘀咕着,好像说,你把出生年月多写一两年,回去可以多分点粮食。我只顾敲核桃吃,没有想到会被人抱走。”随后,在大人的连哄带骗中,他被养父带到河北涉县这个小山村。

  红色纸条记着他身世的秘密

  房银河说,那仿佛是一场梦,过了长江,梦醒来,再努力地挣扎也无用。后来,随着房银河一天天长大,他认为当时养父与亲戚在“大中桥”一旁嘀咕着,所说的“出生年月多写一两年”,当时肯定有东西或字条留下。从此,房银河多次追问养父母,每次都被一顿大骂。直到养母去世,在其他亲戚劝说下,养父亲说出红色字条。“这张纸条上面写了我的出生年月。”

  昨天,房银河老人从一本发黄的笔记本夹层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张早已退色的红纸,纸上写有:于1950年农历冬月初二夜十一时左右,请予记住。

  记忆中55年前家门口有条小河

  字条上除了出生年月,没有更多的有效信息,为了找到亲人,他只能不断地在记忆中搜寻。房银河说,在他童年记忆里,村东头有个山叫八固山(音),家门口有条河,就在山下边,小时候他在那边玩水,逮鱼放鸭子,西边靠河边有个塔,牛都跟人在一起住,人在这一头,牛在那一头。“我大哥一直带着我,我记得他好像叫王启兵(音),我父亲叫王什么记不清了,母亲叫什么更是记不清楚了。”

  房银河依稀记得,自己家离南京只有一两个小时的车程,从他母亲口中,依稀记得在南京夫子庙附近的亲戚家的门牌在“大中桥”8号。

  记忆中的线索帮他找到哥哥

  根据房银河老人一段段的记忆碎片,记者首先来到夫子庙一带,虽有大中桥,但这里上了年纪的老人告诉记者,他们从来没有听说大中桥8号,“当年大中桥地名是有的,大中桥8号这个门牌没有,只有新街口一带白下路有号。”

  经过多日的寻找,记者通过南京警方查询到南京六合大厂的长芦镇沿河村潘云组,有一户叫王其兵的人家,声称在50多年前丢弃过一个男孩。

  今年70多岁的王其兵老人告诉记者,他有七个兄弟姊妹,他排行老大,当年家庭贫困,老七王齐根在五六岁大时无奈送人。最近几年,他们一直在寻找老七的下落,但很多当事人都已去世,父母也都不再了,线索一次次中断。

  50多年,这个长江边的村落发生太多的变化,王家老房更是不见踪影,但房银河记忆中家门口有条小河似乎还在。

  房银河老人记忆中的线索能否得到更多印证?王其兵老人说,“村东头当年是有个山,不过不叫八固山,而叫八卦山,但几十年前开矿,山如今已经不像山了,山下有条小河,我们小时候在那里一起玩。”

  记忆的碎片似乎得到一一印证,王其兵老人很是激动,房银河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老七”。

  亲人相认,紧紧相拥那一刻流下热泪

  昨天一大早,房银河老人早早起床,其女儿说,“昨天晚上我们到南京,爸爸很高兴,话也突然多了,问这问那,几乎一夜没睡,今天一大早就起床了,准备好早早要‘回去’。”

  昨天上午8点多,下着雨,看着车窗外阴沉沉的天,房银河不停地问什么时才能到,他说他有自觉,王其兵的家就是自己寻觅50多年的家。

  昨天上午9点半左右,车子过了扬子石化厂区,房银河的眼神有些暗淡,老人家开始不怎么说话了,静静地看着窗外出神,泪水不住地流。“我苦苦思恋了50多年。”老人突然冒出一句话,“如今父母早已不在世了,留下了人间许多遗憾,爸爸、妈妈,日夜思念您们的儿子回来了……”

  “老七回来了,老七回来了,是他,没错!他与我爸长得很像,连走路都像!”上午10时许,当房银河老人从车内走出,早已守候在村口的王其兵老人,激动地迎上去,“亲人”相认紧紧相拥的那一刻,彼此眼中流下了热泪,“不哭,今天应该高兴!”王其兵老人与房银河抱在了一起,久久不肯分离,“小弟,我们也找你几十年了,父母在世时一直念叨着你。母亲离开人世前,哭着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还有个小儿子不知在什么地方。”

  老人站在“家”门口寻找当年的感觉

  王其兵老人说,其实房银河所说的,他被母亲带到南京夫子庙附近的一户亲戚家送人的细节有误。他们家在南京城并没有亲戚,那时家里穷,母亲生下“老七”后,经人介绍,在白下路有一户有钱人家当“奶雇”,就是“奶妈”,这户人家并不是他们家的亲戚,在将“老七”送人后不久,母亲也断了奶不去了,至于这户人家姓什么,具体在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

  “当时家里太穷,没有办法才将老七送人,否则不送人会饿死的。”王其兵老人说,将老七送人后,老母亲生了一场大病,后一直想要回来,但不知道老七被送到什么地方什么人家去了。

  房银河与几位哥嫂交谈后,来到了童年记忆中“家”门口的河边,寻找当年感觉。“我记得,河东头当年是有座山,山上有一个塔,夏天我们在河里一起玩。”房银河说着沉思起来。

  而一旁的王其兵老人忙说,“是的,是的,当年是有山,山上确有一个塔,但后来开矿山没了,塔也没了……”

  “我还记得村里有个大哥,他头上生了一个大疮,头发都没有了,常到小河里来洗澡,我们见到他都怕他,咱村有这个大哥吗?”房银河沉思片刻问。“有!有!他就在我们村,叫潘德根,70多岁了。”王其兵老人说。

  “我还记得,在河边小屋内,牛都跟人在一起住,人在这一头,牛在那一头。大哥,你有印象?”房银河说。“是的,是的,我也有点印象。”王其兵老人答道。

  ……

  昨天晚些时候,两位老人去抽了血,准备做DNA鉴定。

分享到: 更多


联系我们 | 网站纪事 | 网站声明 | 帮助中心 | 会员登陆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